KARADIS

目前沉迷吸金和学习

【HP众男神vs你】黑魔王与白魔王(五)

我居然没掉粉反而涨了!!?(原地爆炸)

单开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毕竟没带电脑来大学

双子/詹姆/小天狼星/莱姆斯版黑魔王的最终回合

渣文笔警告,OOC警告






狮子们害怕的是更为精明的猎人。




【双子】

你打定主意要狠狠治一治韦斯莱双胞胎,让他们再也不敢当黑魔王。

于是你请教了阿不思·邓布利多,明面上的白魔王。

“哦,我认为莫莉的作用已经不大了。”

画像里的白胡子老头冲你眨着漂亮的蓝眼睛。

“为什么不试试硬碰硬呢?在恶作剧方面,我相信你会有好点子的。”

你恍然大悟,回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是,校长。”

既然有人成为了恶作剧的黑魔王,那当然也能有一个恶作剧的白魔王。

韦斯莱双子决定赴约的那一刻你就赢了。

当你笑盈盈地出现在被魔鬼藤倒吊着的两人面前时,你惊讶地发现他们对视着笑了起来。

“喂乔治——”

“嘿弗雷德——”

“我们的小姑娘在跟我们开玩笑呢。”(合)

“是的,这是个玩笑。”

你轻声回应着,手里转着魔杖,眼里闪烁着笑意。

“我不想玩过头,但我也不是好惹的。”

你挥着魔杖,控制着藤蔓缠着他们的脚腕甩来甩去。

“噢噢噢——”

“太晕了——”

你眼尖地注意到他们想拿魔杖,就抢先发射了缴械咒。

“直到你们反省为止,否则连饭也别想。”

“这太过分了!”(合)

你眯起眼睛,给了他俩一个静音咒。

“我承认我没有商业头脑,也没有什么社交手段拉帮结伙,不过我还是可以整整你们。”

双子瞪着眼大张着嘴,呆滞的模样好玩极了。

魔杖在你的手里又转了一圈,藤蔓开始使用搔痒攻击。

梅林知道之后韦斯莱双子的腹肌是怎么来的。

你一边揉着肚子一边擦笑出来的眼泪,感叹着韦斯莱到底还是傻狮子。




【詹姆】

你的鼓动成功搅黄了詹姆·波特和莉莉·伊万斯的婚姻,并且让詹姆·波特的黑魔王身份正式曝光。

看着预言家日报的最新相关报道,你瞥了一眼枕在你腿上正在打盹的男人,随手揉了揉他的乱发。

“嗯……怎么?”

詹姆睡眼惺忪地仰起脸,棕色的眼里蒙着一层雾气。

你俯下身吻他的额头,被他一把勾住脖子夺去双唇,最后你轻喘着推开打算进一步动作的他。

“詹姆·波特,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你描摹着他英俊的脸庞轮廓,目光柔和,嘴里吐出的话语却仿佛利刃。

“目中无人、骄傲自满、野蛮愚蠢的你竟然可以成为黑魔王,只怕是拉低了前两位黑魔王的档次。”

他不解地望着你,一句话也说不出。

“现在你连话都笨得不会说了,是吗?那我自己来吧。”

你径直看进他的双眼。

摄魂取念。

你毫不留情地挖出他所有痛苦而可怕的回忆,将它们血淋淋地摆在他的眼前逼着他回味。

“看来你也不总是一帆风顺,小詹姆。”

一直一身黑衣的你弯腰抱住捂着脸颤抖的他,像极了沉默的死神。

格兰芬多是勇敢的代表,所以他们无比厌恶恐惧感。

并且厌恶恐惧本身。

你找到了,詹姆·波特的死穴。




【小天狼星】

矛盾。

你曾试着推开他,却反被更彻底地控制住。

矛盾。

你曾冲他暗示着,他却装作对你视而不见。

小天狼星·布莱克是自我矛盾的。

你通过雷古勒斯了解到他以前是嫉恶如仇的格兰芬多,并且是凤凰社的骨干成员。

可他被一连串意外打击得崩溃了,所以他回到了黑暗里,成为了黑魔王。

雷古勒斯原谅你,他知道你一开始就喜欢小天狼星。

“如果你觉得有愧于我的话就拜托你救救他吧,他迟早会把自己毁了的。”

他这样请求你。

所以你在小天狼星再次将你推倒在床上时做出了反抗,虽然被立刻制服了。

“怎么了,不是挺享受的吗?”

他那带着香烟味的手指碾压着你的神经。

“西里斯……我们得谈谈……”

你认真的眼神总算令他皱着眉停下来,但他依然骑在你身上,居高临下地俯视你。

“你想说什么?”

他的眼神冷却下来,语气也是。

你微微支起身体,被他无言地重新压制,于是你只能躺着说话。

“你填满内心的空白了吗?没有吧?”

男人漆黑如夜的瞳仁盯紧了你。

“你不是伞就别硬撑了,我们都知道你很出色,但你还是没有得到想要的,不是吗?”

你伸出手攥住他的衣襟,将他扯得俯下身来。

“你想要什么?告诉我。”

他的嘴唇哆嗦着,好久才说出一句话。

“凭什么告诉你?”

你深吸一口气,准备好最后一击。

“凭你主动找了我。”

你知道他是怎样注视着你跟雷古勒斯站在一起的。

小天狼星就像个欲求不满的小孩子,尽可能地搜集一切来试图弥补内在的虚空。

他嫉妒你,嫉妒容易满足的你。

“……我不知道。”

他呜咽着抱住头蜷缩起来,而你爬起来用双臂穿过他的腋下紧紧地环住他的身体。

话语是苍白的,只有行动才能使人得到真正的抚慰。

而你选择撕开他的伪装。




【莱姆斯】

你的示弱得到了相当的进展。

现在你已经不再是那个病殃殃的囚徒,而是黑魔王名正言顺的伴侣。

因为你稍稍的服软就做出如此让步。

你在害怕什么呢,我的狼人黑魔王?

听到外门传来声响,你起身去迎接归来的他。

“晚上好,莱米,吃过饭了吗?”

“晚上好,亲爱的,我吃过了。”

他低头亲吻你的嘴角,腮边的伤痕因为微笑而弯曲得有点狰狞,但你知道那是他阴暗过往的见证。

你叹了口气,立即被他担心地搂紧。

“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

你笑着揽住他的腰向楼上的卧室走去。

“今天的事多吗?”

“还好,一处理完我就赶着回来见你了。”

你们拥吻着倒进床幔里缠绵悱恻。

结束之后你们紧贴着彼此,他的手臂牢牢地锁着你的身体,不愿让你离开一点。

“当黑魔王很累吧?”

你抚摸着他胸膛上交错的疤痕,然后被他抓住手指拉到唇边亲吻。

“……嗯。”

“那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当黑魔王了?”

男人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瞪着你。

“……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异常嘶哑,好似拼命压抑着什么浓烈的情感。

你终于哭了出来,颤抖着埋进他的怀里。

“不要当黑魔王了,莱米,我们好好去过平静的生活不好吗?”

他的手臂抬起来后不知道怎么放,同时脸上是遮不住的惊慌与无措。

最后他吻了你,只是轻柔地贴了贴嘴唇。

第二天的报纸头条是黑魔王销声匿迹人间蒸发。

躲在法国不知名小巷的你心安理得地霸占着莱姆斯的怀抱,跟他一起啃麻瓜的名著。

因为害怕失去而一步步退让可不是一个黑魔王应该做的。






我果然还是写不好双子(撞墙)

溜了溜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33)
©KARAD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