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DIS

杂食动物
目前沉迷凹凸和学习
我永远喜欢蜂老师

【HP众男神vs你】黑魔王与白魔王(四)

感谢各位喜欢我的小天使居然有400位了!(哭唧唧)

德拉科/西弗勒斯/里德尔版黑魔王的第二回合

相较于格兰芬多,斯莱特林们的反杀会更慢热一些(当然女主也会更黑)

之后各人物的篇章大概会单开,全部发完之后会重新进行整理

全体黑化警告,隐性暗示警告

渣文笔警告









【德拉科】

你变成了新任黑魔王的贴身仆从。

谁叫他向来以使唤你为乐呢。

你敲开书房的门,一眼看到德拉科伏案工作的背影。

哼,黑魔王可不是谁都能胜任的。

赶紧把这只白鼬累秃才好!

你不屑地想着,故意把脚步放得很重地走到书桌边撂下咖啡就溜。

“慢着。”

他忽然从后面扯住你的手腕用力一拽,你顿时失去平衡跌坐在他的腿上。

你可以感到他放在你腰间的手正在收拢。

“就那么急着跑?”

他仰起脸贴近你的锁骨,暧昧地落下一个个吻。

“对啊,省得你批公文烦了随手给我几个钻心咒——”

你的自嘲被潮湿的舔舐打断。

“那不能怪我……谁叫那群老家伙这么讨厌……”

他含糊地咕哝着,慢慢地解开你的上衣,眼神变得愈发晦涩阴暗。

你低低地叹了口气,索性主动低头去咬他的唇。

不知道为什么,你们的关系逐渐变得扭曲。

分明两个人彼此厌恶至极,却又可以抛开这份仇视服从欲望缠绵。

你很清楚问题出在德拉科·马尔福身上,是他先把原本的SM变成纯粹的床事的,主动权一直在他手里。

……一个突破点?





【西弗勒斯】

你怀疑那瓶黑糊糊的迷情剂还在起作用。

不然你怎么可能心甘情愿替这个老蝙蝠跑腿?

也不是说他老,西弗……斯内普就是太阴沉而已。

哦梅林!你居然连内心独白都要维护他了!

你该庆幸此时黑魔王正专心于熬他的魔药才没注意到你又在脑内小剧场爆炸。

悄咪咪地最后拯救了一下处理得一团糟的蜘蛛腿,你赶紧着手开始下一步。

呃……下一步啥来着?

“我打赌你忘了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鬼魅一般阴冷的声音像毒蛇一样滑过你的脑海。

魔药大师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你身后,凭借身高越过你的头顶看了看你的操作台。

“标准得可以编入教科书的灾难现场。”

他用了个无声咒清空了台面,你即便是背对着他也能感觉到他似乎企图用视线把你切开。

“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你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掐着喉咙灌了一瓶黑迷情剂。

得了,照这个状况,你大概要傻一辈子。

你还砸吧着嘴可惜着又没尝出味,他的指令先一步砸到了你头上。

“去,把纸条上的事情交代下去。”

哦对,老蝙蝠通过你向食死徒发出各种指令,显然他把你当成了一个靠谱的传话筒。

只不过你会真的那么靠谱吗?

有待商榷,毕竟狮子也是狡猾的捕猎者。





【里德尔】

说到每个月总有那么一次——

当然是食死徒的聚会。

这回你被打扮得像个洋娃娃一般,作为黑暗公爵的未婚妻出席。

你无意识地摸着黑魔王亲自改过的金项圈,它现在完全变成了一件首饰,上面零碎地镶着七颗钻石——他管这个叫给你的订婚信物。

不得不说伏地魔王的审美还不错,虽然有些偏向复古与哥特的风格,不过黑魔王就应该是这种气质。

你稍稍侧过脸看向身边自如地应酬着的里德尔,欣赏着他英俊的面容与硬朗的轮廓。

感谢梅林让他醒悟后收回魂器,你不着调地想着。

他注意到你的心不在焉,便揽着你的腰离开人群找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我感到你今天不对劲,怎么了honey?”

是啊我也觉得自己不对劲,你默默地赞同他。

“我也不知道。”

你坦白着,随便拣起一块酒心巧克力咬在齿间,一脸无辜地望着他。

他高高地挑起眉,忽然拉近你的腰俯下身来。

一秒钟之后你意识到他应该是在跟你接吻。

巧克力缓缓地融化在你的口腔里,他的舌头强势地挤进来扫荡着残余的浓香。

而你的脑袋里好像装满了樱桃白兰地。

他有些依依不舍地又轻咬了你一口才退开。

“我好像醉了。”

你无奈地扯了扯嘴角,想把他放在你肩上的脑袋推一边去。

“黑魔王就这点酒量?”

“你知道我为什么容易醉。”

Dark Lord的小情话,你趁他看不见翻了个白眼。

对比一下初代黑魔王,汤姆·里德尔简直就是个孩子。

怕死,控制欲旺盛,骄傲自大,脸皮贼厚。

你已经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怎么从一个囚徒变成今天这样的。

他把你捧起来,也可以让你摔死。

那可不成。

你轻轻地环着他的脊背,目光一点点暗了下去。









没眼看没眼看

评论我大概没法挨个儿回了很抱歉orz

溜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246)
©KARADIS | Powered by LOFTER